埋剑英雄传

第一百五十四回 大道苍茫杨柳林,征篷远去梦沉沉。

类别:武侠 作者:还我今生 书名:埋剑英雄传

  狄仁杰已经撤回虎牢关了,在联军发动攻击之前.等联军整好军备,正待要发起攻击,邵云已经提着狄仁杰血淋淋的手臂回来了,将狄仁杰的手臂扔在地上,诸侯个个是颜面无存,尤其是苏定方,灰溜溜的转身道:“大喜啊!邵将军威武!大败敌军!实在可喜可贺,好了!大家听薛盟主的,都回去整备军马!我们准备随时拿下虎牢关!直取洛阳!”有了苏定方这句话,其他诸侯也找到了台阶下,见好就收,连忙灰溜溜的退去了,只留下魏征、李靖、薛仁贵。

  “云啊!碟文全在这里了!你快些让你的部将带兵回盾州吧!”李靖从薛仁贵手中接过碟文道。

  邵云接过碟文,递给徐晃,吩咐徐晃,帐内等候,薛仁贵又道:“洛阳传来!称房玄龄、杜如晦已经找到了李显皇帝,!如今武则天肯定会回援洛阳,拿下虎牢关,只在眼前,为了皇上在洛阳的安全,我等也要快些进入洛阳才是啊!”

  魏征也点头称是,便在这时,罗文也行了过来:“云大哥!刚才你好威风啊!哈哈哈!你的枪法真是一绝啊!”随着罗文身后又走过一女子,邵云一看,吓了一跳,这不是昔日那野蛮任性,罗通的妹妹罗敏庄吗?这回打扮的端庄贤惠,阵差点认不出来了。

  “参见镇南侯、邵将军!”

  “噢!诶!罗小姐不必多礼!”看着罗敏庄文绉绉的模样,邵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心想,人家罗通在临死之前,曾经再三嘱托,要自己照料罗敏庄,而自己却一直对人家不闻不问,现在虽然罗家没有什么大事,罗文也做了江南道之主,想必罗敏庄的日子也过得好,这样,邵云的心也就好受了许多。

  又是一阵叙旧,李靖道:“好了!大家都回去休息吧!明日还要攻城呢!”

  其余人离去,邵云拾起地上方天画戟,来回看了看,:“却是件不错的家伙!典韦!怎么样?喜欢吗?”

  “诶!哎喜欢!”

  “喜欢就拿去啊!还要递到手上啊?”

  典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程昱推了他一把:“还不多谢主公赏赐?你不要!徐晃可要了!”

  徐晃一抬头:“嘿嘿!俺还是喜欢咱这两把斧头!嘿嘿!”

  “这家伙确实不错!多谢主公!”

  回到帐中,乐进、典韦二人亲自守在帐外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,上官婉儿、徐晃、郭嘉、贾翔、程昱、等人已经等候在帐中了。

  “主公!我何时启程回盾州?”徐晃问道。

  “未免节外生枝!你立马启程!”

  “且慢!”上官婉儿打断话题道:“请将军见一个人!”

  “谁?”

  随着上官婉儿的目光看去,一个就别的丑脸出现在邵云眼前:“许褚!?”邵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见许褚一身普通士兵的衣甲,站在眼前,很明显吃了不少苦。

  “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里?我担心死了!”比起徐晃、赵晃他们来说,许褚这人更加沉默得多,平时也不大爱说话,人际关系不是很好,越是这样,邵云就越是对他关怀有加,看着许褚满身伤痕的模样,邵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眼泪,眼泪竟然流了出来。

  “主公赎罪!属下无能,被狄仁杰抓获,而后被关押在洛阳,前些日子,上官婉儿才把我救出来,来到了主公军中!”许褚话说到这里,也哭了起来,显然是受了不少委屈,他这般铁汉能流出泪来,那说明邵云对他的影响有多大,不虚言表。

  “将军见谅,因为害怕武则天泄露许褚的消息,所以,我一直瞒着将军!”

  “好了!不哭!男子汉!”邵云拍了拍许褚双肩,而后转身道:“徐晃!你马上带着三万人马出发!火速赶回盾州,记住!一定要好生保护婉儿小姐!许褚你记住!一旦进了韶关!你就让张辽派人把长生诀带回湾仔,张恭身体不好,长生诀可能对他有用!和氏璧千万不要接近张恭,否则,他随时可能烟消云散!”

  时间紧迫,邵云也只能简单作一个简单的部署,而后转身握住上官婉儿的手道:“婉儿!你且先随徐将军回盾州!我这边大事一定!便回来与你相会!”

  “嗯!将军多保重!”

  “贾翔!这一路就交给你了!”

  “主公放心!有贾某在,定将三万人马安全带回盾州,”

  “嗯!那就好!你们进了韶关后,不必先回香洲,只在韶关待命即可!”

  “属下遵命!那赵晃将军不与我等一起回去吗?”

  “军医说了,他的伤势!、、、恐怕以后都不能在船上工作了!况且他现在伤得那么重!也经不起舟车劳顿!还是吃些日子再说吧!”

  话已至此,邵云也只能目送徐晃等人离去,三万人马要穿越如此漫长的路程,他的心里也不免有些担心,不过有贾翔在,应该没问题。

  还在天马行空之际,郭嘉道:“主公!薛盟主请主公前去帅营议事!”

  “嗯!走吧!”

  “诶主公且慢!主公啊!之前我们有五万精兵在手!算是有恃无恐!但现在,我们在这里只有一万人马,主公见了各路诸侯,可得礼让三分才是!”原来郭嘉惧怕邵云大败狄仁杰,因此而狂傲自大,得罪了诸侯,因此才有了这一句。

  “诸位!我等出兵三月有余!一路势如破竹!狄仁杰勇猛、、、但那也只是过去式!太宗皇帝庇佑!镇南侯邵云大败狄仁杰!如今!虎牢关上的狄仁杰恐怕已经只是只纸老虎了!洛阳传来消息!称房大人、杜大人已经找到了李贤皇帝!我等明日出兵!务必要拿下虎牢关!大军直取洛阳!”盟主不愧是盟主。薛仁贵这话说出来,可以说是掷地有声,就连向来不服的苏定方也是连连点头。

  “务正勤王!乃我等大唐子民的职责所在!盟主请放心!明日攻城!我山南道勇士们首当其冲!定要第一个冲上虎牢关!”诸侯中,有不少势力都比较倾向苏定方,他这样一喊话,其余人也是一阵共鸣。

  “好!取酒来!我等痛饮此杯!明日凌晨!一举拿下虎牢关!”士气可用,薛仁贵与李靖也同时取过酒杯与诸侯喝了起来。

  “苏大人!我等也要扶持李显这个废材上位吗?”金多禄在人群中低声道。

  “现在人家势大,先不计较这些,你只要多注意保护李崇茂就是了!待得有了时机再说!”原来在暗地里,金多禄与苏定方也是暗地达成协议,共同扶持李崇茂,其实金多禄却又另有一招,他实实在在想要扶持的人却又是刚刚被武则天废除的李旦,因此才暗地委派安禄山暗地将李旦掳回了安西,但因为苏定方党羽极多,因此金多禄的军师史思明才建议先假装顺从苏定方,之后再见机行事。

  且说狄仁杰单挑邵云,被邵云斩断一臂,参军张易之建议武则天杀掉狄仁杰,认为他在无用武之地,而女人的心,往往也是你猜不到的,因为狄仁杰勇武,与邵云只在伯仲之间,长年累月下来,得不到邵云的武媚娘竟然对狄仁杰暗生好感,这不不但没有听从张易之的意见,反而将张易之痛斥一顿,撞了一鼻子灰的张易之回到洛阳,找来张柬之喝闷酒,认为虎牢关早晚会破,联军进入洛阳也是早晚的事,逐渐对武则天失去信心。

  且说洛阳兵微,房玄龄、杜如晦将洛阳为了个水泄不通,武则天急忙回援洛阳,留下樊稠留守虎牢关,凌晨,苏定方果不食言,带着麾下士卒猛烈攻城,其余诸侯也是奋勇上阵,虎牢关易守难攻,樊稠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。一个时辰下来,联军伤亡惨重,中场休息,因为郭嘉的劝告,邵云也学着其他诸侯的举动,暗地里保留实力,一万精兵连攻几次,毫发未损。

  “这虎牢关看来没有三五天是攻不下来啊!”回到帐中,邵云摇头道。

  “联军器械不齐,攻城的确浪费兵力!”郭嘉也摇头道。

  便在这时,程昱奔了进来:“主公!梁笑棠传来消息,说他已经安排了细作到达虎牢关,随时可以赚开城门!”

  “消息可靠否?”

  “绝对可靠!”

  “好!我们这就去、、、、、、!”

  “诶主公!城门是要开!但不是我们先杀进去!”郭嘉又道。

  “何解?”

  “主公放心吧!苏定方大话已经放下,况且现在狄仁杰不在,关上只有樊稠,联军们都想拿这个头功呢!苏定方想要抢头功!那就让给他呗!下次攻城时!我等令细作打开城门,让苏定方先进关就是!”

  虽然郭嘉这话说得邵云也不明白其意义,但既然他说了,就自然有道理,:“好吧就依你的!”

  果然,午时三刻,关内细作打开了西门,随着城门一开。一队骑兵杀了进来,却是山南道苏定方杀到了。

  郭嘉一见苏定方亲自引军杀到,心下一阵庆幸。这苏定方若晚些进关,其余诸侯恐怕还不敢进去,这种情况,以樊稠那死脑筋,定然会来个玉石俱焚,若是邵云先进去,那就危险了,眼看着苏定送死,郭嘉、程昱二人笑开了花。

  这个道理被邵云最后想到:“啧啧!果然是杀人不见血啊!好你个郭嘉啊!哈哈哈!”

  城门大开,苏定方引五万骑兵冲入,刮起一阵阵旋风,五万骑兵同时冲杀,其余诸侯就成了一些障碍物了,在隆隆的马蹄声下,仿佛显得微不足道,这下子,苏定方可是威风十足啊!你天下诸侯尽皆在此,却攻不下小小虎牢关,还是我山南道的猛将们犀利啊!

  冲散了前面的诸侯军。苏定方一路引军进入虎牢关,刚一进入,一阵阵箭雨袭来,毫无防备的山南骑兵应声倒地,死者不计其数。

  樊稠高站在城楼上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哈!苏大人!果然勇猛啊!”

  “主公,快撤!这里交给我来断后!”众人看去,却是苏定方麾下战将韩当,他指挥士兵挡在苏定方身前,自己亲自保护苏定方后退。

  樊稠见状哪里肯罢休?一声令下,又是一阵阵狂涛怒射,苏定方的五万人马所剩无几,近乎减半。

  “哈哈哈!让骑兵进城巷战?哈哈哈哈我看苏定方脑袋让驴踢了!”郭嘉、程昱二人低声笑道。

  果然,城内苏定方的兵马不但要招架樊稠弓箭兵的洗礼,还会互相踩踏,巷战不像野战,本来宽阔的虎牢关突然挤进来五万人,五万马。着相当于八万,场面一下就膨胀了起来,本来就够拥挤的城内,加上弓箭的洗礼,士兵惨落马,战马受惊狂奔,人踩死人,马踩死人,人踩死马,场面好不壮观。

  “射!给我射死他们!一个不留!”骑虎难下的樊稠发了疯似地狂喊。

  “将军!我们的弓弩快用完了!

  ”妈的!射完了就给我搏杀!关在人在,关失人亡!后退者杀!喊道这里,拔出长刀一刀将那名士兵砍刀,主将发疯,其他士兵也是不要命的冲杀,弓弩已经用尽,士兵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杀,退也是死,倒不如拼一把。

  樊稠的弓弩手的优势没了,场面一下就安静了下来,本来可以乘势反攻的苏定方这回却吓破了胆,看着兵马七零八落,再无反攻之心。这就给樊稠的兵马留下了机会,本来就损失惨重的山南军与樊稠军刚一接触,很快被杀了个落花流水。

  便在这时,金多禄领安西人马杀入,解了苏定方燃眉之急,:“妈的什么联军?看着老子吃亏,全都不出手!还是安西军够义气!”苏定方痛骂道。

  便在这时,薛仁贵、李靖、率领盟军攻入,场面一下子就扭转了过来,而为了保全实力,又不留口实,邵云令乐进率领盾州军最后进城,自己则是一马当先,直取樊稠将旗所在。

  慌乱中,还在指挥士兵奋力厮杀的樊稠骂骂咧咧的嘶吼着,却没发现邵云已经到了他的身后,本来可以趁其不备手起刀落,但邵云毕竟是个堂堂汉子,拍了拍樊稠的左肩,樊稠顺势转过头来,刚一看到邵云半边脸,邵云手中龙吟枪瞬间杀到,还没来得及惊叫的樊稠已经人头落地。

  “助手!樊稠一死!尔等不要做困兽之斗了!”捡起樊稠血淋淋的头颅,高举喊道。

  他这一声呐喊,声纳极大,搏杀中的双方士兵一下子也安静了下来。

  没了樊稠的督战,战是死,降还有机会,哪怕是做俘虏,犹豫间的樊稠残兵一时不知所措,薛仁贵登高喊道:“投降不杀!”

  有了这句话,樊稠残兵再无疑虑饿,纷纷弃械投降。

  “苏将军无碍吧!”吩咐了木华黎哲别收拾战场后,薛仁贵来到满脸惊惶的苏定方身前道。

  “无碍!无碍!哈哈哈!苏某人说过!山南道勇士要第一时间杀入虎牢关就是第一时间!”

  “哈哈哈!苏将军豪气肝云!实乃我大唐之福!可喜可贺啊!”二人笑而散去。

  那边邵云扔掉了血淋淋的人头后,与乐进回合,乐进这家伙办事也不拖泥带水,依照邵云的意思,一万人马果然毫发无损,个个身上然满了血迹,也像是经历了大战,全无破绽。

  便在这时,德高望重的魏征,行了过来,:“邵将军过关斩将,屡立战功,惜兵如子,实在是大家风范啊!”

  “啧!老头这话、、、话里有话啊!”乘着魏征还没靠近,邵云低声对郭嘉说道。

  郭嘉也是细语笑道:“爱兵如子?莫不是被拆穿了?小心应付”

  连忙迎上作礼道:“魏大人过奖了!何来爱兵如子一说?”

  “擒贼先擒王!邵将军及时喝止两军继续残杀,将死亡人数大大降低,与公与私,邵将军都是仁者啊!”拍完马匹,魏征回首仰叹:“啊!我大唐复兴有望了!”   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返回目页
相关推荐: 盛夏的诱惑 琵琶行歌 攻心日常,我家总裁很霸气 风云之邪气凛然 兵王也疯狂 网游之无双枪王 时空穿梭大军阀 权运 重生之校园始皇纵横录 倾世毒后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埋剑英雄传第一百五十四回 大道苍茫杨柳林,征篷远去梦沉沉。》,方便以后阅读埋剑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埋剑英雄传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